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pinocchio | 24th May 2011 | 愛生活 | (280 Reads)

Picture

在新聞界的週年晚宴上,座位前擺放的banquet favor是一小瓶的鹽,上面寫著︰「我哋有樽鹽」。

坐在旁邊的老前輩問我是甚麼意思,噢,是尊嚴的諧音呀,在網上和各大小專欄已經沿用已久的術語,前輩說︰「是嘛,都幾有創意

新聞工作者從來不曾這樣強調自己的尊嚴,好歹也是專業,偏偏在待遇問題上,因為收入與工作不相稱,這個由來已久卻一直沒有被處理好的先天問題,再次被突顯出來。

前輩的「冷漠」,應該是由從前待遇被冷待,至現今下線待遇繼續被冷待的光景下積累出來的,看著那雙眼鏡片下透著智慧和經驗的眼睛,聽著他整晚的侃侃而談,真心的佩服他仍能堅守著崗位,到底,尊嚴不單單是由待遇反映出來的。

有不少前行家早已經捱不過這種生活,各自為自己的前途、生活和尊嚴安頓,今天,有人成為了藝術家,有人當了社工,有人當上作家,有人成了影評人,有人已是長居五湖四海的旅居攝影師等等,他們都是從前的靜態記者或是與記者出生入死的攝影師們,現在偶而看到他們的作品,心中不禁興奮莫名,暗自為他們吶喊喝采。

留在行裡不一定失去尊嚴,但隨著自己的理想,按部就班地尋覓人生的下一個階段,也是為自己的尊嚴努力的一種方法。

與一位在裝置及攝影藝術界已經薄有名氣的前攝影師碰面喝茶,數小時聽著他娓娓道來近年的生活,心情舒暢,難得的是他的視野仍然不脫老本行,時事目光依然伶俐敏銳,然後,一連介紹了多本值得擁有的書籍,這一刻,眼前的這位老朋友,是一個活得既有尊嚴又可以享受理想的快樂人~